至今只剩下满地鸡毛

2020-03-09 05:32

由于立案调查的缘故,按相关规定,实际控制人在此期间不得进行股权转让。上述股权转让随即终止。但在此之后,债务和质押违约、账户冻结和诉讼开始蜂拥而来,千山药机资金周转陷入困境,信用违约危机被彻底引爆。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在银行贷款、再融资等途径都用尽时,千山药机的实际控制人开始了质押融资和民间举债。这同时也加速了债务危机的到来。

除了高举负债,千山药机近三年还不断谋划非公开发行,但均未能落地。2014年、2015年公司先后谋划过定增预案,分别拟募集12.58亿元、39.98亿元,但方案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据不完全统计,千山药机实际控制人之一、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自2014年起,共累计进行过24起股权质押融资。其中,仅2017年就进行过14起质押融资。刘祥华的最后一笔质押,是2017年12月6月两笔累计129万股的补充质押。此次质押完成后,刘祥华累计质押4980.8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票的93%,占公司总股本的13.78%。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就在最后补充质押后的一个月,刘祥华此前质押给国泰君安的股权跌破平仓线。伴随此后股价的持续下跌,更多的股权质押风险事件开始爆发。1月30日,千山药机一位高管因股票质押违约且未按规定偿还,其所持的157.95万股被证券公司强制平仓。

随后,同为实际控制人的邓铁山、黄盛秋、钟波、王国华等,其质押的股票陆续跌破平仓线。由于此时千山药机已处于被立案调查阶段,按现行规定此时大股东不得减持,上述质押暂不会被强制处理。

千山药机的债务黑洞还未结束。3月15日晚,上市公司继续披露了新增的6起诉讼案件、2个银行账户司法冻结、3笔银行债务违约的情况。除银行借款到期违约之外,还涉及多起民间借贷。就在危机爆发前,千山药机实际控制人还于去年12月通过民间借贷进行资金周转,目前均未按期偿还。

岁末年初接连发生的两件事,更直接将千山药机昔日的明星股面纱彻底撕下。2017年12月22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刘祥华等8名实际控制人与其他方商谈转让所持公司股份,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更。然而,还未等将控制权“脱手”,2018年1月16日,千山药机就收到了证监会的一纸调查通知书。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已对千山药机进行立案调查。

质押风险高涨、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股价大幅下跌,进一步加剧了千山药机的资金链危机,更多债务纠纷开始浮现。尤其是在此后的诉讼和账户冻结等公告披露中,上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还涉及大量民间借贷和担保,且部分债务已经违约。

然而,这场债务违约实际早有苗头。近三年来,千山药机紧贴热门题材和概念,接连发起大手笔并购和对外投资。交易依赖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上市公司负债率高企,资金面不断吃紧。而所并标的业绩表现更令人堪忧,去年更全额计提某标的资产超过3亿元的商誉减值,直接拖累上市公司巨亏。高负债、高杠杆的盲目转型,千山药机的扩张早已是危机密布。

昔日半年股价翻三倍的“大健康”概念明星股,正被银行、信托、小贷公司和民间借贷人围堵追讨,银行账户的司法冻结一轮接着一轮进行,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接连爆仓,其全部持股还被数家银行轮候冻结。

就在3月15日晚间,千山药机披露了新增的6起诉讼案件、2个银行账户司法冻结、3笔银行债务违约的情况。从诉讼事实来看,除银行借款到期违约之外,还有多起民间借贷。就在债务危机爆发的前夕,千山药机的部分实际控制人还在去年12月通过民间借贷进行资金周转,但相关借贷目前未能按期偿还。同时,千山药机还有累计2.79亿元的银行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公司两个账户被执行了累计超6000万元的资金冻结强制措施。

同时,上市公司持有的部分子公司股权,也被执行了司法冻结,包括湖南千山慢病健康管理公司、上海申友生物技术、宏灏基因等,合计冻结数额超过15亿元。上述冻结股权均存在被司法拍卖偿还债务的可能。

其中,刘祥华所持5160万股的全部公司股票,同时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轮候冻结36个月。所持96.3%的公司股票被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36个月。其它同为实际控制人的刘燕、黄盛秋、郑国胜、王国华、邓铁山、钟波、彭勋德,所持股票也不同程度被多家法院执行了司法冻结。

目前,千山药机因信披违法违规已被立案调查。其股价从2015年高点至立案调查前一日收盘价,已累计下跌78%,市值蒸发超200亿元。多位维权律师均表示,已开始接受投资者的维权申请,目前开始进行交易情况的预登记,最终索赔情况条件还需要等立案调查结果和法院认定为准。一场借助热门概念和并购重组的盛宴,至今只剩下满地鸡毛。

除了冻结股权,上市公司及子公司的大量银行账户也被执行了强制措施。仅3月以来披露的公告统计,千山药机及子公司多个银行账户已被执行了近20起强制措施,单笔强制措施最高冻结金额已达2.53亿元。

2016年12月,千山药机发起第三次定增。以最后披露的方案来看,公司拟募集不超过18.75亿元,分别用于基因检测和远程诊疗慢病精准管理与服务平台项目、智能健康监护手表和智能动态血压计佛山产业基地项目,以及偿还2亿元银行贷款。但这次定增,在证监会两次反馈意见中被反复问询。2018年1月,公司宣布终止此次定增。

就在前一天14日晚间,千山药机才刚刚披露了超过10亿元的到期债务,均未能按时清偿。其债权人包括银行、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和自然人。